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让我付出第一次的女人
让我付出第一次的女人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  浑浑噩噩的大学四年过去后,家里边好容易托人把我弄到了大学的那座城市的一个企业里,工资不高,勉强能活吧,由于家是外地的,单位给外地的大学生提供一个住的宿舍,弄得和大学寝室似得,住在一层楼里,给安排三个管理员大姐,三个人轮番倒班。
  刚刚毕业的时候,还特别的嫩,看见了还叫阿姨,后来发现他们都叫姐,慢慢的我也学会了叫姐了(现在在单位,不管多大的,孩子都大学毕业了,我们也叫姐),其中一个姐我看的第一眼就特别有感觉,当时嫩的不行,都不好意思和她多说话,她倒是很开朗,问东问西的,后来我才知道,和我同姓,她知道后还开玩笑的说我们是一家子啊,当时就是看不出她的年龄,身材很不错,一点赘肉都没有。当时也没什么说话的朋友,我特希望能见到她,甚至记住了她们三个人的轮班次序,只是我都藏在心里,每次遇到她也都是几句话而已,相反,来的念头久的倒是经常和她说说笑笑,弄得我酸的不行。时间就在这样一天天的过着,我就是这样的闷葫芦,追女生也是属于慢攻型的。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慢慢和大家都熟了起来,包括一起住的同事,同同时也包括这三个管理员,只是,我的话还是很少,毕竟这是有夫之妇,还是同事,也就是YY一下,真的搞到一起,被人知道了,我就真没办法混了。不过这三个人对我们大家都很好,能有机会碰到一起大概也就是在水房,平时她们是有自己的房间的,我们更不可能去她们那里,都是同龄的人一起玩玩侃大山。
  渐渐熟悉了,我也知道了,原来这个姐天天居然在游泳,难怪身材那么好,孩子都上高中了,还很能运动,赶上公司开运动会她还能上场和男的一起跑,其他的姐姐开她玩笑说,陆地1500,水里也能1500,水陆两栖的。看得出来,她很是个贤妻良母型的。每次看到她我的内心都很煎熬。终于,和她独处的机会出现了。
  我会修修电脑什么的,有次她家里电脑有问题了,看我自己在寝室,她就过来问东问西,她也是一知半解,说了半天也没说清,我也就是给她详细的解释每种可能,给她说的很高兴,像是解决了一样,说完了问题就唠唠家常,最常问的就是有没有女朋友啊什么的,用不用介绍啊,我脸一红就说没有,她倒是很大方:“兄弟想找个什么样的,姐给你找。”我当时不知道是哪来的灵感:“能找到像姐这么漂亮的就行。”她打了我一下,说:“坏小子,说什么呢,姐都这么大岁数了,还开姐的玩笑。”我很认真的看着她说:“我没开玩笑,姐很年轻很漂亮。”
  她真是个良家,听我这么说,发现我的眼神中透着暧昧,赶紧找个借口就回去了,她走之后我感觉我的脸烧得不行,接下来的几天遇到她都不敢看她,遇到了也不好意思打招呼,尽量躲着她。我在寝室里算是安分的,再加上没有什么同学朋友,一到周末,寝室里几乎就剩下我自己了,赶上一个周末,一层楼里没几个人了,她让我过去帮她搬东西,我又不好拒绝,就过去了。
  搬完了东西,她对我说:“兄弟,咋了?咋还躲着我呢?”我赶紧说没有,她就笑了,“还是小孩子,姐是一直把你当兄弟,你是不是也是把我当姐呢?”我又点点头,她说,:“行了,别跟个做错事的孩子似得,话说开了就好了。以后还是姐的好兄弟啊!”我说,好啊,那姐能让我抱一下吗?她愣了一下,点点头同意了,在我保住她的一瞬间,我感觉她身体有些颤抖,搂住她我发现她的胸不大,但是很结实挺拔,顺便我搂了她一下腰,松开的时候我趁机亲了她脸一下,就赶紧跑了,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一样。
  后来我问她,当时她也是春心荡漾的,只是不敢突破那层堡垒。
  有了这次的接触,我们的关系又进了一层,一旦寝室没有什么人了,我就去她屋里看电视,因为我屋的电视确实不好使,自己又没意思,争取多创造孤男寡女的机会,而有时没人了我也会搂她一下,或者拍她的臀部,不过都是在没人的时候,她开始很不自然,慢慢的竟也习惯了,我心中暗喜,感觉她也确实有机会的。
 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,她对我也是蛮喜欢的,要不然不可能有这些机会。
  在一起多了说的话题也就多了,有一次她居然问我是不是处男,我说当然,没有女朋友,哪有机会,她就笑着问可以出去找啊,我说我有贼心没贼胆,慢慢的我就聊到,说处男怎么辨别啊,她摇摇头说不知,我说听说好像看青头还是红头,她就问,那你的呢?我反问,你真要看吗?她到反问我,说敢让她看吗?她似乎看透了我的害羞心理,就一再的将我。
  我突然想,这似乎是个机会,一下子就把裤子脱掉了,她倒是不好意思的啊了一下,我包皮有点长,我就把龟头露出来让她看,她仔细的看了看,笑笑说,真是红头啊!这时候我们两个都停住了说话和行动就像时间静止了一般,我一把搂住她,这时候小弟弟也配合似的挺拔起来,我近似疯狂的亲吻她,她一个劲的说不要,我上学的时候也看过不少色文,这时候怎么能轻易放过,我边亲她边说:“姐,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了你吧,我喜欢你。”
  她一愣,我就用嘴封住了她的唇,慢慢的用舌头撬开了她的牙,渐渐她不在挣扎,已经开始迎合我的吻,我慢慢的把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,她也帮我脱了衣服,她因为经常锻炼,乳房真的是结实又挺拔,臀部也没有一丝赘肉,我双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,同时亲吻她的脸和脖颈,她已经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了,“啊……啊,弟弟,你太会了,你真是处男吗?”我已经不顾上回答她了,一口吸住了她的乳头,她的奶子也不大,差不多完全可以含到嘴里,我尽量的把记忆中色文的内容想起来并用上,我用舌头快速的拨弄她的乳头,都说乳房是女人的第二性器官,看来真的不假。
  她已经说不出话来,还不敢大声的喊,只有喘着粗气,慢慢我从她的乳房一直往下亲下去,她的小腹也很平坦,正是我喜欢的类型,最后我分开她的腿,要亲上去,她却用手堵着,“啊……不行,脏”我没说话,慢慢的分开她的手,还是亲了上去,她再一次的爽的叫了出来,幸亏楼里没人,要不真的会露馅啊。
  可能看的色文太多了,总感觉女人的那里是美妙的,吃了才知道,其实也有些味道,毕竟有些尿液,她这里已经泥泞不堪了,水都流到屁眼去了,正式水多的类型。不过吃到她的分泌液的时候,才知道,这个是没有味道的,她看我都吃到嘴里了,怒嗔我“也不知道脏”
  “不脏,姐姐,唾液有杀菌的功效,让弟弟给你消消毒”说着我用舌头分开她的阴唇,吸住其中一片,放在嘴里用舌头拨弄,用嘴唇使劲吸,总之在嘴里变换各种方式,她用手按住我的头,胡乱的摸着,如果可以喊我想她已经会喊破喉咙的,不住的说“太爽了,太舒服了,你太会了”哪想这还远远没有结束,我用舌头顶住她中间阴蒂里边,接着嘴又吸了上去,她的水已经流淌到床单上了,可能也有我的口水,她现在已经开始说“受不了了……受不了了,弟弟你饶了我吧”。
  我想,这样四十如虎的女人,我未必能够弄得住,于是想先通过口交让她爽到,想到这我更卖力气的吸吮了,突然她浑身紧绷,不住的颤抖,我能够感觉到阴蒂的一阵收缩,我知道她高潮到了,等她缓过神来,摸着我的身体,“弟弟,你太厉害了,你是第一个用嘴让我高潮的人,我也要报答你”
  说着她平躺下,让我趴在她的身上,用手扶着我的鸡巴进入她已经满是爱液的阴道里,我发现里边很紧,这哪里是生过孩子的人啊,哪里是四十多岁的人啊,后来我想,真的是和运动有关,运动让浑身的肌肉有弹性了。
  回到正题,虽然我是第一次,但是由于里边很润滑,并没有太要射的感觉,相反她好像刚才的高潮没有过似的,一个劲大叫舒服,很早看过文章有经验,说对付这样的熟女不能按照她们的想法来,她们要快可不行,要一下是一下的插,一下就要到底,而且要慢。“弟弟,快点……快啊”我趴在她身上,两手抚摸着她,嘴在她的脸上和脖子上游走,在她耳边轻轻吹了口气“姐姐,我可是第一次啊,动快了我要交代了你可比后悔啊”(耳朵吹气也是在帖子里学的,现在是能想到的招数全想到了)一口又含住她的耳垂,轻轻的吸吮,感觉她痒的不行,趁她不注意,我突然做了一个活塞运动,一下子插到最深处,“啊……”她大叫了一声,我赶紧堵住她的嘴,“姐,有那么爽吗?你小点声啊”“不行了弟弟,你要在这么整我会晕死掉的,太爽了,你太会了弟弟”我突然感觉似乎做爱没有那么的爽,至少JJ感觉不那么爽,我的快感似乎来自于她的快感,就是能够让她爽的死去活来似乎才让我感觉到爽,就这样我总是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一下一下的深插,也不记得多少下了。
  在一个深插过后,她紧紧的抓住我,我知道她又要喊了,赶紧用嘴堵上她的最,就感觉她浑身的颤抖,嘴里里“唔……唔”的不停,只是没有小说里写的阴道里一股暖流喷出啊,看来小说还是有很多夸张的成分的,为了配合她我赶紧快速的插了十多下,这是她是声音更加的急促而且大了,我听着这声音感觉很舒服,就一泄如注了,射完了之后似乎真的没有自己打手枪爽,不过能够看着她爽的要晕掉了,心里才多了一丝快感,射完了之后我的小鸡鸡半天没有软下去,还能感觉到她阴道滑润的包裹,都说射完了不能马上拔出才好,我就趴在她身上没动。
  半天,她才慢慢的回过神儿来,拍拍我,“弟弟,你怎么这么厉害,你真的是第一次吗?”“是啊,以前可能是我理论基础扎实吧,现在联系实际了。”她似乎无奈的笑了笑,我感觉到,她可能有些后悔了,“姐,你不会怀孕吧?”“傻小子,姐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,还能不注意这些?待会去买点要吃了就行了。唉,你真是个冤家。”我看出了她的顾虑,“姐,别想得太多了,我就这么开心了一次而已。”她慢慢的推起我,起来找了点纸擦擦下身,穿上了衣服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赶紧穿上了衣服,抱住了她,“姐,我就是喜欢你,以后我不再弄了行吗?别生气”“姐没生气,就是感觉对不起家里的人”“姐,我们就仅仅这一次而已。”“我知道,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。”因为我不能在这里过夜,而且现在也挺尴尬的,我就看走廊没人,赶紧溜回自己的屋里。
  过些日子再见到她,我还是主动的和她打招呼,像没事的人似得,她也和往常一样开朗热情的说话唠嗑,到底是过来人啊,唯一不同的是,我再也没有找到和她独处的机会。
  再后来,家里边又联系找人把我调到了更大一点城市,工作在更好一点的单位,不过我还是很怀念这个让我付出第一次的女人,可能也是男人永远不会忘记第一个女人吧。